主页 > 盛兴彩票登录 > >老大你前前后后不到一个时辰就全输了
盛兴彩票登录

老大你前前后后不到一个时辰就全输了

时间:2018-05-04 09:10供稿单位:织梦58打印字号:

 
    这正是水无音的手段。
 
    让你先赢,赢到一定地步,再让你一次性的输干净;那种难受的憋屈,就会给你推到极致!
 
    老大说输五十两太少了。那先让他赢多些,然后再一次性搞干净好了。
 
    “不过就是五十两银子而已,输了就输了呗,哪里值当这般。”云扬和蔼可亲的微笑:“欢迎下次再来。”
 
    白衣人哼了一声,不想理他就往外走,但,却又实在忍耐不住,忍不住反驳道:“我输了整整四千两!”
 
    云扬呵呵一笑:“哪里有四千两?阁下当时明明就自承只有五十两!就算在这过程中,阁下赢够了四千两,但那其中的三千九百五十两仍旧只不过是筹码……并不真正属于你的,有赌未为输是不错,但赌本就是赌本,您最终带走的才是您的!”
 
    “您最开始带来的,也才是输的。”
 
    白衣人的脸色登时青了一下,却又一时无言。
 
    “输了就走……端的好赌品。只是,总不免多少有些失落吧?哎,五十两白花花的银子就这么没了,哎,五十两银子打底,一路搏到了四千两,就这么一下子清袋,心里难受是可以想象,更是可以理解的;哎,这都是没办法的事……来赌两把的,谁不想赢啊……想开点吧,这就是人生啊人生……”
 
    云扬喋喋不休的宽慰着白衣人;但这白衣人越听脸色越黑。
 
    终于停住脚步,转过头看着云扬,低沉道:“闭嘴!”
 
    云扬瞪大了眼睛:“咋地?我说你这人,不就是输了五十两银子么?至于这么的急赤白脸么?我好心好意的劝解你几句居然还冲我发脾气了……真真是好心当了驴肝肺……”
 
    “那可是我身上最后的五十两!”白衣人低沉道:“我不希望有人用这个来打击我。”
 
    “最后的五十两……”
 
    云扬点点头:“这可就真的值得同情了,不过,你就这么走了?需要不需要我借你一点银子?去翻翻本?”
 
    白衣人目光一亮:“你能借我?”
 
    云扬道:“与人方便自己方便,不过你得要有抵押才成。我借银子,自然也是需要利息的。”
 
    白衣人掏出来一块玉佩:“这个如何?”
 
    “可以。”云扬接过来,仔细看了看,还掂了掂分量,沉声道:“这一块玉佩我虽然不知道底蕴,但抵押个三千两银子还是没问题的。”
 
    “三千两……”白衣人深深吸了一口气:“我这是海之心玉……”
 
    云扬翻翻白眼:“你就说借不借得了?”
 
    “……借!”白衣人勉力咽下一口气,几乎憋死。
 
    不过,身上分文没有,最后的五十两也输了,真个不借,接下来要怎么办?难道真要去偷去抢做那种下三滥的事情?
 
    有这三千两,起码有翻本的机会。利息再高,又能如何?谁不知道赌场借钱利息高,但那是针对一般人而言,你以为我是那种不懂赌技的傻子么?
 
    拿了三千两银子,白衣人哼了一声,斜着眼看了云扬一眼:“你不许走,我已经记住你了,只待我赢了,立刻就来赎回这玉佩的。”
 
    “这一点问题都没有!”
 
    云扬笑的格外开怀:“在此祝你旗开得胜、大杀四方。对了,还有一节需要言明,你若是再半个时辰之内归还我三千两,玉佩还是你的,但要是过了半个时辰,那可就需要三千五百两才能清账了。”
 
    黑,真是黑啊,半个时辰就敢收相当于母金六分之一的利钱,这又岂止是高利贷,根本就是抢劫,不,比抢劫黑狠!
 
    白衣人哼了一声,走了进去,竟未讨价还价,显然是对自己颇具信心!
 
    ……
 
    半刻钟之后。
 
    白衣人一脑门子黑线地走到了云扬面前,脸上青筋暴露,太阳穴突突跳动。
 
    “这么快就回本了,兄弟你这会运气不错啊!”云扬明知故问,故作姿态的捧道。
 
    白衣人脸色本就不好,听到云扬这话,脸色愈发的黑了。
 
    “难道你输了?”
 
    云扬一脸震惊、一脸诧异、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白衣人,讶然道:“……你……怎么输得这么快?这才半刻钟的功夫吧,咱们刚才说好的是半个时辰,你不用太着急的!”
 
    白衣人太阳穴突突的跳,森然目光锁定云扬,冷冷道:“我要再抵押一次。”
 
 
------------
 
第一百九十五章 办一件事,两不相欠【第五更!】
 
    “你有什么好玩意?拿出来瞧瞧?只要我看得顺眼,抵押不成问题。”云扬。
 
    ……
 
    一刻钟之后。
 
    白衣人脸色都黑了。
 
    “我这还有一块星辰钢精;抵押个一万两没问题吧?”
 
    “没问题。”
 
    ……
 
    半个时辰之后。
 
    白衣人站在云扬面前,咬着牙:“不赌了!”
 
    “我去?那可是三万多两银子啊……老大你前前后后不到一个时辰就全输了……我现在终于知道你为什么一把输四千两银子了!”
 
    云扬摇头叹息,语重心长:“我劝你也别赌了,你得失心太重了,根本就不适合赌博,赌博这玩意,小赌怡情,大赌伤身哪!”
 
    白衣人默然不语,腮上肌肉一阵跳动。
 
    “……告辞。”一步一步往外走,每一步,都似乎拖着千钧之力。
 
    “那个……我说……您要是还不死心,您这把剑也是可以抵押一下的。”云扬悠悠的叹了口气:“不过,你还是走吧……”
 
    “你想要我的剑?”白衣人的右手一下子握住了剑柄,青筋暴露。
 
    “怎么是我想要呢?不是我看你输得不甘心,让你多一个翻本的机会而已?算了算了。你还是赶紧走吧!”云扬摇摇头:“免得害你。”
 
    白衣人已经一横心,大踏步走了回来:“我抵押给你!”
 
    云扬瞪大眼睛:“这位兄台,我刚才就是跟你开个玩笑,没话找话,是我的不是;你这把剑输了可就真的没了;我可是知道一个武者的随身佩剑代表什么,听我一句劝,别赌了。真的;赌博就像是一个坑,进去容易,想要爬上来,可是绝对没有那么容易的。”
 
    白衣人冷冷道:“不用多说,我只问你,你接受还是不接受?”
 
    云扬:“接受啊!兄台你的这把剑一看就不是俗物,我愿意出价两万两银子,作为抵押之资;随时都可赎回,如何?”
 
    白衣人脸上青气一闪:“你说什么?我这把剑哪怕是十万玄石也绝对买不到,你就给我抵押两万两银子?”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有口剑傍身还是有必要的没有了合手的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