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盛兴彩票官网 > >你再说一句试试且看本公子敢不敢整死几个
盛兴彩票官网

你再说一句试试且看本公子敢不敢整死几个

时间:2018-05-04 09:11供稿单位:织梦58打印字号:

 
    一干军中将军们本来输得肝火旺盛,兜里干干的,便如是遭遇了大旱一般;再听到这般无差别覆盖式嘴炮,当真就好似十年久旱逢雹子,现在哪里还忍得住,即刻反唇相讥。
 
    冬天冷嘿嘿笑:“谁反驳谁就是兔崽子,嗯……这么多人都有反应么,那就更简单了,在座的诸位,全部都是兔崽子,还都是垃圾。”
 
    “揍这混蛋!”
 
    输急眼的众人恼羞成怒,一拥而上、群起而攻之。
 
    四大公子毫不示弱,合身迎上:“来啊来啊……”
 
    这一场架,打得端的是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四大公子一边固然是人人鼻青脸肿,但各国将军也一个个的尽都是满身狼藉。
 
    大家都知道这是赌徒之间的战斗,并没有人当真下死手,毕竟彼此知道彼此的来历,若是当真把对方打坏了,后续的麻烦很不小。
 
    所以大家出手都比较克制、很非常相当的克制。
 
    但再如何的克制也好,凌风阁赌场这会却早已经变得满目疮痍,就算众人没出真力,但些许余波也足以令到赌场七零八落,不复原貌!
 
    这个结果本来不算多出人意料,可是接下来的变故却是大大出乎在场所有人的预料,或者应该说随之而来发生的事情让所有人都是懵逼了。
 
    轰隆一声巨响之余,一群人急匆匆地冲进了赌场,手中刀枪闪烁着寒光、杀气腾腾:“全都不许动!”
 
    居然是城卫军。
 
    水无音一头冷汗:“我们这里就是自己人跟自己人开玩笑,没事儿……没事儿……”
 
    但这帮城卫军全然不肯听解释,直接下令:“把所有人都给我绑了,全部带回去严加审问!”
 
    众将军空前惊愕间,城卫军们已经如狼似虎的冲了上来。
 
    十几个对付一个,对方还要投鼠忌器,不敢当真放对,情势自然一面倒的倾颓,很快,包括四大公子、各国将领在内的所有闹事者全员五花大绑,宛如绑成了粽子一样,浩浩荡荡的押解出去。
 
    “云扬呢?云公子呢?”
 
    被押解出来的众位将军此刻方始回神,却早已不见了刚才还在门口的云大公子!
 
    ……
 
    云扬一路狂奔,一口气回转接天楼,砰地一声推开门,将里面正坐着商议事情的几个老将军都是吓了一大跳:“怎么回事?”
 
    “不好了……不不不……不好了……”云扬喘着粗气,上气不接下气的道:“几位将军在赌场里赌钱,输急眼跟人家打了起来……闹出来的动静实在太大了,结果城卫军出动,将他们全都抓走了……”
 
    静!
 
    一片死寂也似的静。
 
    所有人都是眼珠子几乎飞了出来一般看着云扬,在消化着云扬带来的这个惊天动地的消息。
 
    大家现在真正不敢相信自己耳朵所听见的描述。
 
    “那么……多人……都被城卫军抓走了?”紫幽帝国老元帅胡子都在颤抖:“城卫军……啥时候开始管这些琐碎事了?”
 
    云扬焦急的拍着屁股:“各位可得赶紧想办法啊……救救他们啊……这可糟糕啊了……”
 
    寒山河在震惊之余,旋即便恢复了镇定,噙着微笑看着云扬:“云公子你将人带出去,就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被抓走了?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又或者说这是玉唐帝国的待客之道?”
 
    云扬冤枉的叫起来:“寒老元帅你不要胡乱扣帽子好不好?这跟我有啥关系?事情的起因是他们闹事好不好?城卫军要抓人,份属该然,别说我无官无职的,就是一介纨绔……就算我是朝中大员,也不能埋没良心的强行拦阻人家执法吧?”
 
    这话说得真是漂亮,光明正大,正气凛然,非但将自身完美置身事外,还不忘一个劲的抬高自己,顺带表明了玉唐官员的刚正不阿,这……简直了……
 
    我草,这家伙当人一面被人一面,什么话都让他给说了!
 
    各位老将军人人心里怒骂。
 
    这个混蛋!
 
    没出事的时候,他拍着胸口就跟天下第一能人似得,啥也能干;有他在,啥事都木有;一旦出了事,张口就是:“我只是一个纨绔……”
 
    万事一推二六五,全都不行啊!
 
    你奶奶的!
 
    每个人都是心中雪亮:这件事的根源,绝对就是云扬这小子搞出来的!也唯有这个缺德冒烟的家伙,才能搞出来这样子的事情。
 
    请客居然将人请到了监狱里去……这也真是没谁了。
 
    …………
 
 
------------
 
第一百九十七章 自有图谋【第二更!】
 
    黑衣少年眼中发出夺目的神光,看着云扬,淡淡道:“云公子好手段,令人叹为观止,只不过,云公子扪心自问一句,当真敢将这些人整死么?”
 
    云扬闻言一拍桌子,勃然大怒的咆哮道:“你这小子怎么说话呢?什么叫做我好手段?我辛辛苦苦带他们去玩,没有功劳还没有苦劳吗?现在的情况是他们输了钱就打架,造成现在的局面,这难道也怪我不成么?”
 
    那黑衣少年冷冷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云公子心知肚明,比谁都清楚!我只问一句,云公子,你将这些人如此戏弄,但当真敢杀了他们么?”
 
    云扬暴怒道:“你以为我不敢?你要是敢再说一句!就一句!让我听听看?!他么的,老子整不死在战场上的,难道还整不死在监狱里的?!你再说一句试试!且看本公子敢不敢整死几个!”
 
    云扬一拍桌子:“不就是打仗么?开战么?玉唐帝国这些年哪一年不打仗?他么的你吓唬谁呀?!”
 
    黑衣少年深吸一口气,咬咬牙,却是当真不敢说了。
 
    占得上风的云扬兀自不肯罢休,径自飞起一脚,将面前桌子一脚踹飞,狂怒道:“他么的,老子出官差做个劳什子导游,一分钱报酬没有不说,居然做得如此受气!明明是你们自己人不争气输了钱,没风度的打架惹出来的麻烦,老子辛辛苦苦跑断了腿回来报信,居然还有人质疑我!天哪……你睁开眼睛看看吧,这个世界上还有天理吗……果然是公道不在人心,是非由人强说!”
 
    寒山河头痛到了极点的闭上了眼睛,原本镇定的面色早已荡然无存。
 
    他现在算是真正确认了一件事:若是各国将军再持续待在这里,那么……一不小心被云扬这个混蛋给盯上,给玩死几个,绝对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还是赶紧走吧……计划放弃就放弃吧……
 
    这个人,太他么的惹不起啊……
 
    “罢了。此事老夫自行想办法就是。”寒山河皱着眉头说道,
 
    说罢又和几个老元帅商量了片刻,便即齐齐向着秋剑寒的府邸走去。
 
    这一次,真正的无能为力,只能向那个老货低头了。
 
    不低头不行啊,要是被抓进去的那些人当真在里面死上两个,事情就真的大条了!
 
    几个人一边走,一边唉声叹气。
 
上一篇:刚才明明怒火填胸的自己居然连一点点火都没发出去
下一篇:某家心中早有投靠江东孙氏之意孙权据说少年英才只是荆州世仇而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