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盛兴彩票娱乐 > >看不出对面白衣人的实力深浅可是自己的四大护卫都是玄气修者
盛兴彩票娱乐

看不出对面白衣人的实力深浅可是自己的四大护卫都是玄气修者

时间:2018-05-04 09:11供稿单位:织梦58打印字号:

 
    云扬暗中嘀咕不已,他知道寒山河留下来必然是另有图谋,但却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纵使云扬如何了得,在毫无线索、全无佐证的前提下,猜到寒山河留下来的真实图谋是什么。
 
    不过九成半以上的他国将领都走了,云大少这位官方指定的唯一导游自然也失去了存在意义。
 
    卸任、回家数银子去了。
 
    在接待他国将领的这段时间里,云扬从赤贫如洗,一跃而成了天唐城内数得着的超级富豪,超过两个亿的银子握在手里,不免意气风发、志得意满
 
    如某人这等的发家致富速度,后无来者不敢说,但前无古人却是妥妥的,绝不含糊。
 
    从怀中取出来一块通体紫莹莹完全通透的美玉,云扬淡淡的笑了笑,随即就扔给了绿绿。
 
    这正是云扬临走的时候,与紫幽帝国紫元帅谈定的事情索取的报酬。
 
    事情很简单,紫元帅乃是皇家血脉,话语权比其他国家的元帅要大了许多,除了第一批英雄血五万坛之外,还订了以后的几批。
 
    这一枚美玉,乃是给云扬的定钱,也是谢礼。
 
    看着各国将军离开的身影,云扬眼中神色幽幽的,却是一阵阵的阴森森的杀机闪过。
 
    “就看你们,什么时候发现了。”
 
    云扬冷幽幽的自言自语一句。
 
    “毕竟,我是玉唐人。”
 
    ……
 
 
------------
 
第一百九十八章 突然的护卫【第三更!】
 
    客栈。
 
    一纸请柬肃临。
 
    寒山河被秋老元帅请去长谈。
 
    昨天寒山河偕同一众老帅前来恳求自己放了那些人,因为迫于形势,寒山河将自身姿态压得很低,自然是让秋老元帅极尽扬眉吐气之能事!到现在兀自回味无穷,甚至还有点……不尽兴的意思。
 
    所以,这一大清早,老元帅又将寒山河请来叙旧,希图重温旧梦、再续前缘。
 
    “叙叙旧,呵呵……”
 
    秋老元帅笑的很得意,溢于言表,全无掩饰。
 
    端的很前奏!
 
    寒山河眉眼不动,面色如恒,淡淡道:“这么多年下来了,也确实该叙叙旧了。”
 
    秋老元帅哈哈一笑,道:“那个,昨天你来求我放走的那些人……今天都出城走了?”
 
    寒山河清癯的脸上一阵下意识的抽搐。
 
    昨天你来求我……
 
    寒山河重归正襟危坐,正色道:“老夫有一句不要脸的老匹夫这样的脏话想要对你说,不知当讲不当讲?”
 
    秋老元帅咳嗽一声,道:“既然是脏话,那自然就是不要讲了的好。”
 
    寒山河哼了一声。
 
    过了一会,秋老元帅抓耳挠腮了好半晌,终于忍不住问道:“我说,寒山河,你可是帮了那些人这么大的忙,他们就没感谢感谢你?”
 
    “……”
 
    寒山河面如重枣,却仍无语。
 
    “再怎么着,也该要给你送点礼吧?”老元帅求知欲很是强烈:“说说,他们具体是怎么感谢你的?你收了多少礼物?这次你这老火可是发财了,虽然是拉下了脸来求我一次,但是,毕竟物有所值……”
 
    “……”
 
    寒山河站起身拂袖而去。
 
    连一句道别的话,都没有说。
 
    面对这般不要脸、脸皮能够撤下来当鞋垫子,而且专门揭人伤疤并且以此为乐的老东西,真的是话不投机半句多!
 
    秋剑寒看着寒山河渐行渐远的背影,大声叫道:“老寒,以后但凡有啥需要帮忙的尽管吱声啊;只要是能做到的,老夫决不推辞,更没二话,其实咱们之间什么不好说,可千万别再说什么求不求的,那才是让人寒心的话……”
 
    寒山河离去的脚步愈发加快,一派充耳不闻、我听不见的急疾走了。
 
    后面兀自传来老元帅哈哈哈的狂笑声,笑得肆意张扬,乐不可支。
 
    “老匹夫!安敢如此欺我!”
 
    出了秋帅府邸的寒山河,脸色早已铁青,满腔愤恨郁结于胸。
 
    这老混蛋一大早就说有要紧的事情跟自己商量,把自己骗来,结果就为了自己过来让这个老混蛋自己爽一把,这一通下来,他是爽了,可是自己伤了,五内如焚哪……
 
    “以后战场相见,定然要将这老混蛋抓住往死里祸祸!”
 
    “欺人太甚!”
 
    “太欺负人了!”
 
    寒山河这会真是被气坏了,一些绝不该从他嘴里说出来的话语愣是现世了!
 
    那黑衣少年跟在他身后,却是一言不发,一味紧随。
 
    拐过一条路,众人突然齐齐的一怔,都是立即停下脚步。
 
    正前方。
 
    一名白衣人正站在路中间。
 
    在这一刻,众人都是感觉寒山冰雪扑面而来!
 
    那白衣人一袭素色衣服,洁白如雪,脸色也是洁白如雪,浑身上下,除了头发和眼珠是黑色的之外,其他所谓地方,全都是一片雪白,宛如服丧一般。
 
    若光是一色的晦气白倒也罢了,关键是这个人的年纪,真真的让人拿不准。
 
    说他是二十岁,也可;说他是三十岁,也可,说他是四十岁以上,也可,说他是几百岁的老怪物……居然貌似也可!
 
    晦气白不但看着眼晕,浑身上下还弥漫着一股宛如冰峰雪山般的寒气。
 
    黑衣少年眼见来人气势断道,脸色登时一紧,突地踏前一步,挡到了寒山河之前。而寒山河身边的四名随身护卫高手亦同时流露出如临大敌的神色。
 
    锵锵锵……
 
    不由分说之间,已经将各自兵器握在手里,隐隐的玄气漩涡,在空中快速成型。
 
    寒山河见状心头登时一凛。
 
    自己素来不以玄功修为著称,玄气修为有限得很,看不出对面白衣人的实力深浅,可是自己的四大护卫都是玄气修者,一等一的高手,来人普一现身,就令到四人齐齐动作,剑拔弩张,早已彰显了对方的强横,更有甚者,四人率先动作,本身已经是落了下乘,亦代表四大护卫,根本没有把握能够应对眼前白衣人的出手,需要提前运气,才能确保万全。
 
    这白衣人是谁?居然有如此气势?
 
    “什么人?”黑衣少年眼中露出来强烈的警惕之色,一只手,已经抚在了自己左手手腕的玉镯上。
 
    白衣人淡淡道:“寒大元帅,就是这么对待朋友的么?”
 
    朋友?
 
    寒山河皱眉道:“敢问阁下是?”
 
    白衣人道:“寒大帅无须多问,我此行乃是受人所托,前来保护你在玉唐期间的周全。”
 
    寒山河道:“敢问阁下乃是受谁所托?”
 
    白衣人哼了一声,并不回话,为其神色之间,满满的尽是倨傲。
 
    “阁下高姓大名?”寒山河问道。
 
    白衣人冷淡的说道:“在下白衣雪!”
 
    白衣雪三个字一出,无论是黑衣少年,还是寒山河的四大护卫同时色变。
 
    白衣凌空漫天雪。
上一篇:实在是没脸见人跟这些人又无法辩解
下一篇:幸亏眼下是站一条线上的稍微容忍一下有什么所谓